未分类

延陵战斗纪念碑“红”色依旧

1984年10月,为纪念延陵战斗胜利45周年,中共丹阳县委员会、丹阳县人民政府在延陵战斗旧址建立“延陵战斗纪念碑”,开国中将王必成亲笔题写碑铭——

延陵战斗纪念碑“红”色依旧

图为延陵战斗纪念碑。 记者 陈晓玲 马骏 摄

本报记者 陈晓玲 马骏

走进古镇延陵原昌国寺内的延陵战斗旧址,延陵战斗纪念碑矗立在几棵苍松的环抱中,寂静中只听见树叶被风吹过发出的沙沙声响,显得更加庄严、肃穆。年过八旬的张国伟就住在这附近,看到记者前来采访,他特地回家拿来了1984年纪念碑刚建成之时,他与纪念碑的合影。虽然他没有亲历当年惨烈的战斗,但当年的战斗故事他从老一辈那听了很多,可以说从小耳濡目染。张国伟老人介绍说,由于延陵是敌后抗日较为活跃的地区,因此日伪把延陵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“他们多次发动大扫荡,所到之处实行惨无人道的‘三光政策’,对延陵的老百姓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屠杀。随后,更是以延陵为日伪镇江地区清乡指挥中心,在其周围设下10多个梅花桩式的据点,当时的斗争是十分残酷的。”

张国伟还对记者说道,在战斗中,昌国寺被烧没了,现在这里已完全找不到一丝当年的踪影。好在,“延陵战斗纪念碑”让老一辈人的念想有了寄托。“我和老伴每年清明都会到纪念碑前祭奠一下。”张国伟说,作为一名党龄近70年的老党员,他内心一直十分感恩,没有这些英勇的烈士,就没有大家现在如此幸福、安宁的生活。

“延陵战斗纪念碑”不仅是对日寇在延陵地区暴行的控诉,更是新四军战士英勇杀敌取得辉煌战绩鼓舞抗战热情的见证。1984年10月,中共丹阳县委员会、丹阳县人民政府为纪念延陵战斗胜利45周年,建立“延陵战斗纪念碑”,由开国中将王必成亲笔题写碑铭。

走近纪念碑,抬头望去,在艳阳的照耀下,“延陵战斗纪念碑”几个大字格外醒目,熠熠生辉。碑后铭文撰写了延陵战斗的过程,以及“延陵战绩永载青史,革命先烈流芳千古。爰建丰碑,激励后人,奋发自强,振兴中华。”

延陵镇延星村原党总支副书记姚启良告诉记者,从2007年开始至2012年编写完成的《丹阳市延陵镇志》中记录了延陵战斗的详细情况。记者看到,关于延陵战斗旧址以及延陵战斗是这样描述的:延陵战斗旧址在延陵集镇东街,宝庆桥东100米。战斗发生在昌国寺内。民国28年(1939年)除夕之夜,正当日军狂饮贪杯手舞足蹈的时刻,陈毅司令员给老二团一营官兵作了战斗部署以后,部队由句容急行军,至谭巷一带隐蔽待命。深夜11点,四百多名战士在营长段焕竞的带领下,秘密地接近延陵镇。延陵常备大队也奉命配合主力部队作战。一营第一连担任主攻,第二连为预备队,第三连向丹阳珥陵方向警戒,特务连两个排与区大队分别警戒直溪桥、宝埝之敌,另一个排埋伏在盐栈码头的民房上。我军在交通员的带领下兵分三路,迅速向日军展开了攻击。由于日军工事坚固,装备精良,火力密集,新四军正面进攻受阻。当时因无攻坚武器,战士们在机枪的掩护下,想用手榴弹炸开围墙,但未成功。后来采取声东击西的方法,把敌人的火力引过去,再进攻,又未达到目的。最后有个排长领着几个战士,敏捷地爬上藏经楼屋顶,用集束手榴弹将围墙炸开缺口,战士们像猛虎下山一样冲进日军屋里,短兵相接,杀得日军狼狈溃逃。残余的鬼子被迫退进里屋,并在缺口处点燃柴草照明,使我军暴露目标,妄图集中火力,阻止新四军后续部队冲锋。英勇善战的新四军,用湿棉被扑灭大火,奋力前进。在地下党组织和群众的支持下,新四军在昌国寺藏经楼下堆起了柴草,浇上火油,进行火攻。顷刻间,浓烟烈火从缺口卷进日军窝,烧得日军嗷嗷嚎叫。这时,新四军用日语对敌喊话“优待俘虏,缴枪不杀”!但日军垂死挣扎,负隅顽抗。新四军再次发起冲锋,猛力扫射,日军只好丢下据点,涉简渎河水逃命。谁知新四军早在盐栈屋顶上架着机枪等候多时,当十几个逃敌刚踏上码头石阶,便遭到迎头痛击,不少日本兵的尸体躺在码头上。留木小队长仓皇窜上岸,被新四军一个伙夫一把抱住,扭成一团,后被另一个战士跑过去一刺刀,留木顿时丧命。战斗结束,消灭日军32名,俘虏1名,逃脱1名。60余名伪军被全部击毙,苏南抗战史上称这次战斗为“延陵大捷”。1984年10月,中共丹阳县委员会、丹阳县人民政府建立纪念碑,上书“纪念延陵战斗四十五周年延陵战斗纪念碑——王必成1984年4月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