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京郊滑雪场纷纷开张 抢客大战一触即发

原标题:京郊滑雪场纷纷开张 抢客大战一触即发

  随着京城各大滑雪场的陆续开业,商家们围绕滑雪市场也开启了抢客大战。在刚刚过去的周末,北京密云南山、万科石京龙等滑雪场纷纷开门迎客。在携程、美团等OTA平台上,京郊滑雪场周边酒店间夜涨幅在50%以上。业内人士指出,今年出境游暂时无法恢复,使得大部分高端滑雪消费向国内回流,同时,上个雪季营业时间极短,商家也急需开业“回血”。接下来,如何提质升级,满足高端度假滑雪需求也成为商家们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  集中开业

  一场初雪,唤醒了京城滑雪爱好者的激情。11月28日,万科石京龙滑雪场、北京云佛滑雪场正式开门迎客。次日,北京南山滑雪场也正式开业,进入试营业模式。

  试营业期间,多家滑雪场推出了优惠折扣活动。其中,北京密云南山滑雪场在试营业期间,针对预订客人推出了平日滑雪项目1折、周末滑雪项目2折的优惠。据悉,北京密云南山滑雪场预订优惠平日日场53元/人、周末日场122元/人。而云佛滑雪场也推出了折扣活动,将原价148元的产品降至29.9元,降幅在2折左右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试营业期间,大部分雪场并未完全开放雪道,有些雪道还在造雪。以北京南山滑雪场为例,试营业期间开放双板厅南坡初级道、前山初级道、公园初级练习区(无道具)、儿童初级教学区(部分)、老中级道。业内人士表示,北方大部分雪场均需人工造雪,且造雪还受天气、水电供给等因素影响。因此大部分雪场无法一次性将雪道全部造好开放,只能开放部分雪道,并陆续建造其余雪道。

  此外,试营业期间,为保证消费者的体验感,不少雪场还采取了限流措施。北京南山滑雪场市场营销总监徐心文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,试营业首日,由于雪道未全部开放,滑雪场采取了限流措施,接待上限为1500人。她表示,当晚雪场还会继续造雪,等到全部雪道均投入使用后就不会再限制客流。

  石京龙滑雪场前台工作人员也表示,雪场目前限流上线为4000人,11月29日客流在1700人左右。为进一步吸引消费者,还有部分滑雪场加码了亲子业务。据石京龙滑雪场工作人员介绍,该滑雪场推出了优惠儿童课堂,活动时间为11月28日-12月20日;此外,云佛滑雪场还推出了5天4晚小班滑雪冬令营,掘金儿童滑雪市场。

  热度攀升酒店涨价

  尽管很多雪道还在造雪中,但却丝毫没有影响滑雪爱好者的热情。相反,经历了近一年的等待后,很多滑雪爱好者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踏上雪场。据携程门票平台的信息显示,近期搜索、预订滑雪场门票产品的人气上涨了80%。

  其中,张家口万龙滑雪场、吉林松花湖滑雪场、万达长白山国际滑雪场、张家口富龙滑雪场、亚布力新体委滑雪场等雪场均榜上有名。同时,去哪儿网数据也显示,新疆、河北、吉林成为平台上最热滑雪目的地。截至11月14日,前往上述目的地的每日机票预订量已超去年同期水平。

  不过,在滑雪目的地机票预订量反超去年的同时,平均支付价格有不同程度地下降。以11月9日前往长春和阿勒泰的机票平均支付价格来看,同比分别下降28%和17%。其中,北京游客滑雪热情最高,北京成为长春、延吉、松原和通化最热出发地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,滑雪人气的飙升还带动了周边住宿业的发展。根据去哪儿网数据显示,长白山、松花湖度假区酒店价格同比涨两成,其中长白山、松花湖酒店预订均价涨幅分别为22%和25%。受雪场开板日期影响,松花湖、北大湖和长白山等地酒店于11月13日、14日达到入住高峰。

  而在刚刚过去的周末,崇礼、长白山地区的酒店预订天数超过3天,特别是距离雪场较近的部分酒店,周末预订的价格已经超过500元。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多个OTA平台搜索发现,崇礼周边部分酒店还出现了翻倍增长的现象。以蓝鲸悦海酒店(张家口崇礼店)高级大床房为例,该房型周一至周五价格在520-530元/晚,而周末价格为1264-1389元/晚,价格翻了2.67倍。此外,像吉林松花湖、北大壶滑雪场周边,不少酒店客房也已预订一空,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  此外,即将到来的节假日也进一步点燃了滑雪“发烧友”的出行热情。根据飞猪平台数据显示,去东北滑雪迎接圣诞元旦成为不少年轻人的首选。近四成游客选择元旦档(2020年12月31日-2021年1月4日)出行,三成左右选择圣诞档(12月24日-25日)出行。

  同时,今年不少南方的滑雪场也保持了较高的人气,南方多地的热门滑雪场预订量同比涨超110%。成都西岭雪山滑雪场、广州融创雪世界、安吉江南天池滑雪场、杭州桐庐生仙里国际滑雪场等受到消费者热捧。

  加速产业升级

  低谷之后的反弹,也让滑雪商家们受益。“由于上个雪季受到疫情影响,雪季很短,而这个雪季市场迎来了‘报复性’消费。另外,随着冬奥会脚步的临近,冰雪运动热度进一步升高,市民对滑雪、冰上运动的兴趣大大提高。在此情况下,各大雪场的客流攀升,甚至今年国内滑雪游客量有望创下新高。从目前收集到的数据看,今年滑雪人次有望比去年增加40%-50%。”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表示。

  李晓鸣还表示,由于海外疫情影响,今年出境游暂停,以往很多去日本北海道、欧洲瑞士等滑雪胜地的高消费滑雪爱好者便选择在境内滑雪,因此大量高端消费回流国内市场。同时,受制于疫情,上个雪季缩短的营业时间让商家们普遍亏损,今年商家们也有望借助国内滑雪客流的增长加速“回血”。

  此外,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、雪帮雪业创始人兼CEO伍斌还认为,回流的高端滑雪消费者还会倒逼滑雪场提升质量,尤其是一些目的地的滑雪度假区进一步提质升级,完善自身的配套设施。

  李晓鸣坦言,其实滑雪可以拉动的消费非常多,除了食、宿,还包括雪具、交通、教育培训等,通常一张滑雪门票只有几百元,而它能够带来的旅游度假收益却是相当可观的,像崇礼周边的酒店住宿,一晚就能够达到几百上千元,有些高端度假酒店一晚甚至2000-3000元,而滑雪出行人数通常都是好几个人一起,由此甚至能够拉动上万元的消费。目前中国滑雪产业还处在初级阶段,绝大多数滑雪场还是依靠门票挣钱,只有少部分雪场依靠酒店和二次消费。在此情况下,商家就需要开发更多的更够匹配相应消费的度假产品。

  伍斌认为,“今年的市场情况也给了内循环一个很好的机会,其实我国很多滑雪目的地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。当前的情况给滑雪度假目的地创造了一个较好的引流机会。供应商或可借此机会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服务水准及硬件设施,尽可能留住这部分客群,由此加速国内滑雪产业前进的步伐”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 关子辰 杨卉